“在我的眼里只有活人和死人,没有平民与诸侯,更何况,连火灵国的公主我都杀了,你一个小小的王侯,死了也就死了吧!”

方岳没有心情扮猪吃老虎,他要献出更多的祭品获取更多那个世界的信息。

脑海中寥寥几幅的画面,不足以勾勒出那场大战的惨烈与悲壮。

但是方岳已经有了模糊的猜测,方家的先祖所面对的敌人乃是和整个万界对立物种。

天武侯出手,他的铁拳挥舞,拳影之中,伴随着有猛虎的长啸,隐约间已经有了些许君临天下的味道。

天武侯不甘心只当一位小小的王侯,他欲要取代火灵国皇室的位置而代之。

这套拳法,名为虎王拳,乃是一位君王利用数百年淬炼出来的一套拳法。

这拳法,正是天武侯野望的表现。

他今天击杀方岳,夺取巫鼎,猎获传承,正是他图谋整个火灵国的第一步!

方岳的巫鼎和天武侯的拳头互相碰撞。

铛地一声,声彻八方!

巫鼎的表面生出了一道道细密的波纹,天武侯的拳头上面流淌出了丝丝缕缕的鲜血。

日系校服初中学生妹田园写真

两人第一次交手,旗鼓相当。

堂堂天武侯,竟然没有一招制服方岳一个初入先天境层次的乡野小子。

“果然是一件宝器,越是这样,我就越有兴趣拥有你!”

天武侯并未气馁,他并不认为刚才挡住自己的力一击是方岳的本事。

在他的认知中,这巫鼎绝对是天地境层次的法器,也唯有这种层次的法器,才能够将一个初入先天境层次的小子提升到足以和他所媲美的地步!

“巫鼎是我的!这火灵国也是我的!”

天武侯兴奋咆哮。

方岳没有时间再跟他浪费。

“定鼎乾坤!”

方岳奋力将巫鼎举起,然后向着地面猛然砸落。

一道波纹涟漪向着四周缓缓的荡散开来。

天武侯的身影被定住。

他兴奋的表情凝固脸上!

“活祭!”

方岳没有丝毫的停留,随后又举起大鼎,成为一道黑洞将天武侯吸纳进去。

定鼎乾坤,可以散发出一圈能量涟漪,这涟漪具有粉碎和僵木的效果。

修为弱的,直接被能量涟漪粉碎,稍微强盛一点的,则会受到僵木的效果。

这僵木的时间与被击中者的战力有关。

战力越高,僵木的时间便是越短。

天武侯,先天八层,比方岳的修为境界高出七个小台阶。

方岳知道这定鼎乾坤的效果维持时间有限,所以才争分夺秒,将天武侯活祭。

这是一位真正正正的先天境第八个小台阶上的强者,体内的血肉精华精纯而丰富。

天武侯被活祭,整个人都被吸入到了巫鼎之中。

红色的光芒,在鼎壁上面荡漾不断。

“以此人祭奠我方家先祖!”

方岳的声音铿锵,传遍四方。

鼎中,一束红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方岳失落,他并没有开启通往战场的门户。

只是红色的光芒将他包裹,将他的肉身巩固,提升了八千斤的肉身力道!

肉身的层次提升,令方岳的气血沸腾,方岳睥睨八方,有了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这是一位二鼎巫修,论境界应当与其他修行者中天地境层次的强者相当。

同时,方岳的脑海中,那道疲惫的声音再次回响。

“孩子,为我们寻找援兵,才是你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你还没有成长起来,不足以接触到我们这个层面的战斗!你若是真的有心,可以为我们源源不断的提供祭祀之力,这祭祀之力能够演化本源,丝丝缕缕补充我们在战斗中的消耗。”

方岳沉默,仿佛在思索什么,周围已经响起了纷纷的议论之声。

“活祭,这是最凶残的祭炼手段,将生灵当作祭品,活生生的祭祀,无比的狠毒而残忍。但是活祭的手段,同样是收获极大。被祭祀的生灵从肉身到灵魂每一丝的力量都被献祭,回馈的力量也是最为庞大。”

一位巫修满脸严肃的说道。

他身着灰色的巫袍,在胸前刺绣着两个金色的小鼎。

他身为巫修境界又比方岳高出许多,他的言语仿佛权威。

不同的人听到这话,心中生出了不同的感慨。

“活祭的手法很罕见,就算是在这地下世界的第二层也少有人能够掌握!莫不成,这巫墓中的大巫,真的留下了一些罕见的手段,哪怕一些大巫的境界不是很高,但是掌握的传承也比如今的巫修更为面。”

又是一位巫修开口,他目光灼灼看向了方岳。

这巫修只有一鼎境的层次。

方岳得到的传承和宝物对他而言有着很强的诱惑力。

“天下巫修是一家,这方岳得到的传承与宝物应当贡献出来。”

又有巫修开口蛊惑,他的长相青面獠牙,像是地府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那声音中,总是含有着一股挑衅的味道。一双眸子狭长如刀,其中隐约泛着一抹暗红。

这巫修的境界不高,只有一鼎巫修巅峰的境界层次,然而,他一出现,很多人都是不由自主的避让开来。

“饿鬼道的人也来了?”

有人低声自语。

在提及到“饿鬼道”三个字的时候,连说话的那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饿鬼道,在万界之中几乎是一个禁忌的地方。

那个地方的人,掌握有不可描述的禁忌法门,而且一个比一个凶残,强者如林,少有人可以和他们比肩。

饿鬼道的人,很容易区分,样貌便是他们最好的身份铭牌。

“我的传承和宝藏为什么要和你们共享?你若是真的认可天下巫修是一家的话,那你为什么不将自己的传承和宝物拿出来?”

方岳笑着对那饿鬼道的传人开口。

今天,他的心情不好,并不介意以杀戮发泄。

而且,他要血祭诸多强者,闹清楚方家的先祖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血脉越强大,境界越高深,血祭之后的效果便是越好。

哪怕是这些人不找他事,方岳也要踅摸几个合适的祭品。

“这方岳竟然敢对饿鬼道的人如此挑衅?”

很多人听到这方岳所说的话语,不由自主的都是惊住了。

饿鬼道的人都些什么货色。

他们最清楚不过,哪怕是没有道理,他们还要嚼扯三分。

而这方岳居然敢反驳,被饿鬼道的人抓住了把柄,今天怕是要被吃的连渣渣都剩不下了!

“好小子,有骨气!敢对老子这样说话,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那饿鬼道的巫修青面獠牙,哪怕是笑容都显得相当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