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许星辰其实打心底里,对小杨律师能打赢官司,并没有多大的信心。

   不过,是抱着侥幸,还有内心中的一种盲目的相信邪不胜正而已。

   可是,当他们第一场出庭下来之后,竟然如此给力的,让对方根本没有一点招架之力,而且小杨律师更是说话犀利,一点都没有平时的害羞和卡顿,这就厉害了。

   许星辰简直要佩服小杨律师了。

   出了法院之后,许星辰看着又恢复了腼腆的大男孩样子的小杨,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小杨,真的太厉害了。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小杨立刻摇头,不好意思的说:“许姐,别夸我了,这其实都是沈哥的功劳的。”

   “哦,对,沈律师,也超级厉害的。”

   小杨立刻非常的崇拜眼神,看向淡定微笑的沈律师。

   “沈哥,我真的觉得超级厉害,他们能够说什么,想什么,都在预料之中,简直就是活神仙呢。要是没有沈哥,今天肯定不会这么轻松的,甚至都不会赢。沈哥,在燕城是不是也是很有名的律师?怎么会来青城呢?给我当助手,简直是让我无地自容的。”

   沈律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也在许星辰好奇的目光中,微微一笑。

   清新妹子夏日里公园唯美写真

   “没有那么夸张,我正好受邵先生所托,们要谢就谢邵先生吧。”

   “可是,沈哥就是很厉害啊!其实这个官司,沈哥来接,肯定比我更好。”

   “不,小杨表现还不错。”

   许星辰看了看自身带着一中精英气质的沈律师,若有所思。

   “不知道沈哥,跟我家怀明是怎么认识的?”

   沈先生笑笑,“这个,许小姐可以询问邵先生的。”

   “这么神秘啊?”

   沈律师但笑不语,心里却是吐槽。

   他来青城之前,可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在这里知道邵三爷如此大的秘密,现在,既然知道了,又不能装作不知道,只好跟着邵三爷演这么一次。

   可是若是他穿帮了,这可真是有压力啊。

   比他接受任何官司都有压力。

   别看沈律师如今一副胸有成竹,万事淡定的样子,精英锐利,但是其实心底里,是真的很无奈。

   他作为律师已经知道了很多人不知道的好多秘密,如今又多了邵三爷的秘密,他可以当做不知道吗?

   沈律师表示自己很苦逼。

   “呵呵,小杨,下一次,关于财产案子,我们可以……”

   沈律师在跟小杨聊起案子,转移话题,就怕许星辰会多问。

   许星辰也只是内心稍微有点困惑,但是也没有追问下去。

   其实,她现在更坚定了,邵怀明有可能真的是家道中落的那种人。

   以前可能风光过,也交过很多那些精英朋友,或者有过很好的生活水平,不过后来家里不行了,沦落到出来打工,但是如果有设么事儿,还是有以前的一些比较好的朋友会伸手帮忙的那种。

   许星辰心中暗暗确定了如此,便想着,还是少提邵怀明以前的事情吧,怕是会引出往事来,伤他的心,戳他的伤疤。

   晚上,自然是要庆功的。

   许星辰特意选了一处比较好的餐厅,邀请了两位律师一起吃饭,邵怀明作为男主人,自然要作陪的。

   在餐厅的时候,许星辰先陪着两位坐下来,开始的时候,都挺放松,说话还是自由畅快的。

   可是,等邵怀明来了之后,许星辰自己都觉得,这个餐桌上,气氛都变了。

   邵怀明脱掉外套,坐下来,衬衣袖子挽起来,自然疏懒,自有一股迷人气质,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他自坐下之后,气场就变了,一个眼神扫过去,好像控制场,强大的让人小心谨慎,甚至不敢随意乱动,总感觉他那天然高位的气势,是与生俱来的。

   许星辰自己以前真的不太注意到这一点,可是,今天晚上,却是突然发现了邵怀明似乎有种长居高位的倨傲和气势。

   邵怀明侧头,去看许星辰。

   黑眸是她所熟悉的,淡漠中却带着一丝温柔。

   “怎么了?”

   许星辰立刻笑起来,将自己心中的奇怪甩开,在桌下,捉住了他的大手,好像这样,能够抓住他,能够让自己的心踏实下来。

   “没有,今天重点是两位律师。他们今天真的好棒,我想我们绝对不会输的。”

   邵怀明扫了眼面前的两位律师,微微颔首,“多谢。”

   沈律师立刻有些诚惶诚恐,“不敢,邵……先生。“

   许星辰忍不住轻笑,“哎呀,们不要谦虚了。事实就是们这么厉害,我们很感谢,真的,说心里话,之前都没有人接我的案子,我心里是很绝望的。如今们不仅仅是接了,还是冒着风险接的,而且还胜了,这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惊喜,又充满了很多很多的感激和感动的。我和怀明,先敬二位一杯吧,感谢们。”

   说着,许星辰拿起了酒杯,邵怀明也跟着她的动作。

   沈先生被邵三爷敬酒,他怎么敢承受得了?

   而小杨,虽然不知道邵怀明的身份,但是小杨感觉到邵怀明天然的慑人其实,还是不敢的。

   两人同时的抬起酒杯,“不敢不敢,”

   然后自己先干为敬了。

   许星辰失笑,这也才喝了下去。

   邵怀明没有阻止许星辰喝酒,反正他在她的身边,喝多少都可以。

   邵怀明不常开口,对面两位也不敢多开口,幸好靠着许星辰来开口,调节气氛,总不至于太尴尬。

   许星辰也是尽力了,最后那两位吃完饭也是早早各自告辞了。

   许星辰和邵怀明上了车,她才直接开口。

   “怀明,跟吃饭,我看好多人都有压力呢。这冷肃的脸色,能把人吓跑。”

   邵怀明侧头看了她一下,继续开车。

   许星辰忍不住轻笑,“好啦,我没有别的意思,这样脸色挺好,至少,面对别的女人的时候,就很好。”

   为此,许星辰还得窃喜呢。

   男人可不能太好脸色了,尤其是面对外面的小妖精们,一不小心就撩骚了。

   而邵怀明这样很好。

   许星辰意思,邵怀明是听明白了,他薄唇微微勾了下,没说话,却也魅力迷人。

   许星辰坐在副驾驶座上,侧身看着自己的丈夫,侧脸都这么轮廓鲜明,帅气迷人,一个勾着嘴角的动作,也这么迷人。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花痴,捧着小脸儿,着迷的看着。

   邵怀明显然很享受这个小女人的如此花痴。

   在红绿灯前停下的时候,才转身,倾身过去,捏着许星辰的下巴,吻了下才满意。

   而许星辰不好意思的,捂着发红的脸颊,满意的笑了,却还是娇嗔的说:“哎呀,专心开车啊,注意安。”

   邵怀明大手捏了捏她的耳朵,深邃的黑眸,淡漠中带着柔情。

   ……

   这对夫妻甜蜜蜜的时候,池冉冉那边,震惊之后,首先要找顾落落诉苦的。

   而顾大小姐听到了这个消息,直接否认。

   “不可能,我交代下去了,谁敢接那个女人的案子?从燕城来的?”

   池冉冉还很委屈又忧愁的样子,解释,“我找人打听了下,是这样的,以为从燕城来的律师。可能是不知道情况吧,我不太确定。”

   顾落落高傲的冷哼一声,“行了,愁什么?”

   她又只是一个电话。

   “找那人聊一聊,就说我的意思,我看这个愣头青是谁,既然是燕城的人,若是不知道还好,若是知道是我的要求,还敢接案子,呵……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想死。”

   顾落落挂了电话,回头看了池冉冉。

   “这这么表情?”

   池冉冉立刻摇头,“不是,我总是觉得,这个许星辰有些邪门的很。顾小姐,我只是怕您吃亏。”

   “呵!我吃亏?”

   顾落落不屑的冷笑,她那表情,觉得池冉冉在说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摇了摇头,给自己倒了杯酒,看着手中的名贵的红酒,晃了晃,看向池冉冉的目光,带着很明显的嘲讽。

   “池冉冉,以为我顾这个姓,代表着是什么?只是有钱?我们所有的影响,都是钱买来的?”

   池冉冉有些尴尬,摇头,“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呵!这么想,也无所谓,们这些人啊,啧,我其实说了也没有意思,们的眼界有限。如果以后,让我继续看顺眼,我会带多看看,多见识一下。当然,这是在有机会的情况下。现在嘛,我就这么说一句,我不想让一个人在这个国家混下去,那么我一句话,她就真的会走投无路。很少,很少有人会保住她。这就是我姓顾所带来的实力。”

   池冉冉内心已经不能用震惊来表达了,她向往真正的顶级豪门,却没有真正见识他们的顶级。

   顾落落云淡风轻的说:“现在这些手段,不过是小打小闹,看这些就觉得厉害了?”

   池冉冉不好意思的点头。

   顾落落冷哼,“土包子。”

   而她享受着这种高傲和对别人的轻视,“所以,许星辰这个女人,就放心吧,觉得谁会比我更有能力,而保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