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连东来阁的老板都跪在他的面前。

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五十万订金都交给古强了,若是半途而废,那他不但得不到那四十亿,连五十万订金都没有了。

可以说,这此行动计划,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一旦失败,那他辛苦赚取的五十万,可就白白给人家了。

很快,随着王振和萧梦佳两人离开了听月楼,林牧又打电话给了古强。

“古强,情况有变!”

林牧神色凝重。

他知道古强,也是一名高手,但刚才听月楼那一幕他可是看在眼里,他可不认为古强能够将四十亿给抢到手。

“怎么了,林牧??”

古强有些不悦,很显然是怕林牧反悔。

五百万对他来说,那可是一笔大生意了,他自然是很想要将这五百万搞到手的了。

公交车上穿绿衫的清纯美女

“这个王振,实力有些厉害,我是担心吃亏。”

林牧缓缓的说道。

他担心古强是假,只是想要告诉古强,点子很强,多召集些高手。

“哦,这个放心。”

古强声音笃定,淡漠的说道:“只要是我古强接了的任务,就没有完成不了的,林牧放心把,要的这个王振,我会亲手送到的面前,记住了,到时候准备好四百五十万。”

“哦,这个放心。”

林牧点了点头,保证道:“只要能完成任务,这五百万,我会一分不少的交给。”

说完林牧和古强两人分别挂断了电话。

吕氏集团。

吕梁民端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

这两天,他有些愁眉不展,因为他在等助理调查关于王振的结果。

“梁民经理。”

这时候,他的秘书,一脸妖艳的走了过来,“看这两天心情不好啊,这是又被哪个美女勾走了魂啊。”

说到这里,这个妖艳秘书,一脸幽怨的瞪了一眼吕梁民,很现实在吃醋。

没错,表面上她是公司秘书,暗地里却是吕梁民的女人。

她原本是在酒吧工作的,和吕梁民认识后,就被调到了吕氏集团成为了他的一名秘书。

虽然在这样的大公司,没少被人说三道四,可对她来说,只要能够钻到钱,被人议论又何妨呢?

“小翠啊,看来还是懂我。”

吕梁民一脸苦笑,没有查到王振背景之前,他就有种卡在脖子的感觉。

身为吕氏集团的高管,他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而且对于吕梁民来说,素来他看中的女人,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机场相遇,让吕梁民看上了萧梦佳。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萧梦佳弄到手。

“小子,等着吧,若是让我知道,只是狐假虎威,看我怎么收拾。”

吕梁民冷哼了一声,神色越发的阴冷,至于身旁的秘书小翠,若是在往日,他或许还有一点兴趣,可是现在的他,心里面惦记的女生,就是那名叫萧梦佳的女生。

至于小翠,他现在没有任何想法了。

“梁民经理,别生气了吗,我们玩个游戏来?”

小翠像往常一样蹲下身,身为秘书,她当然知道,只要巴结好吕梁民,每个月都有几十万块,这对于普通出身的她来说,已经是一笔很大的巨款了。

毕竟就算是他在酒吧上吧,一个月下来,也不见得有这么多钱啊。

“不用了,退下去把。”

吕梁民厌恶的挥了挥手,他看上秘书小翠,在和萧梦佳一比,简直就是普通货色,玩游戏自然也就没有心情了。

“好吧。”

秘书小翠咬了咬牙,还以为自己那个地方做错了呢。

看这经理愁眉不展的样子,她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经历吕梁民,年纪自此,秘书小翠这才转身,正要走出办公室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一名公司员工兴奋的走了进来。

看到这人,秘书小翠眉头微皱,他不会换口味了吧?

不过她也明白,有些事情,不该问的她不能问,若是得罪了经理,那她这么高的公工资可就要泡汤了。

“老大,调查出来了。”

吕梁民的手下一脸激动,快速的踏步走入办公室内,激动的说道:“喏,这是关于王振的详细资料。”

“哦,快给我。”

吕梁民豁然站起身来,快速的将对方手里的资料给拿过来。

翻看手中的资料后,吕梁民神色越来越凌厉,旋即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大,这是怎么了??”

吕梁民的手下,一脸懵逼。

他实在是有些搞不懂,刚才老大吕梁民,还一脸愁眉不展的,怎么现在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如此一幕自然是让他有些意外的了。

“真是天助我也啊。”

吕梁民兴奋无比。

原本以为,这个王振实力这么强悍,肯定是有背景,或者某个大家族的纨绔少爷的可让吕梁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王振竟然是来自府南市红馨医院的一名普通医生。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还是来参加这次医界大会的。

“老大,为何这么兴奋啊?”

吕梁民的手下,持续懵逼中。

因为对于王振的资料,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翻阅,直接就来办公室找他的老大吕梁民了。

“这个王振只是一名医生。”

吕梁民咬了咬牙,在机场的时候,王振将他的手下给抽飞了出去,他还以为王振是很有背景,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王振只是一名普通医生,如此一幕自然是让他又开心有兴奋了,毕竟这等于是告诉他,只要王振还在京城,他就能够随意蹂躏。

“一名普通医生??”

吕梁民的手下露出了诧异之色,笑道:“这小子不会是来参加这次医界大会的把?”

“没错,他代表府南市的红馨医院。”

吕梁民冷哼了一声,眸光布满了阴寒之色,冷冽道:“这小子,老子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那是,我吕氏集团还是这次医界大会的赞助商呢,要搞他轻而易举啊。”

吕梁民的手下冷冽道。

叮叮…

就在这个时候,吕梁民的座机响起,吕梁民接过电话是秘书小翠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