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小径旁光滑的大石块,简仁知道,那便是在这类自然花园中为参观者准备的座椅。

虽说现在的简仁早已算的上是有钱人。不过,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她,其实骨子里还是那个没什么讲究的小孤儿。

完没有任何的停顿,简仁朝一块大石走去。下一刻,已经稳稳的坐在了石头上,从包里摸出了通讯器。

此时,她将两个通讯器拿在手中。一只是她自己常用的,另一只则是她为登录白小满账户而准备的那台新通讯器。

就见简仁先将那台还未使用过的通讯器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她并没有急着去尝试直接用面容识别获取白小满的账号信息。

因为不了解白小满所选用的运营商是哪家。简仁依稀记得,之前坐督卫时有看过相关的介绍。部分通讯运营商旗下的产品,如果要在新设备上使用生物识别的方式找回账号,那么在其对应公司的数据库中将留下记录。

可是,如果通过手动输入账号再通过生物识别的方式通过验证,则不会留下痕迹。

之所以记得这点,还多亏了加莉娜。当时,她第一次听到还有这种设定时,感觉有些无厘头。

同样的在新设备上登录旧的账号。为什么直接用面孔识别生成的账号就要有记录。而手动输入账号,再用指纹一类登录,运营商就无所谓。

这听起来根本就没有道理。

加莉娜却是说,面孔生成账号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账号的主人忘记了那一长串数字。另一种则是一个不知道账号的陌生人,想要通过账号主人的面部信息,获得对方的账号。这个时候,通过生物识别所获得的是账号主人的账号信息。

而手动输入账号,再通过指纹或面容识别一类的登录。就相当于使用了一个密码。

粉粉嫩爱猫少女美拍有种棉花糖的味道

对于一个运营商来说,他们有义务不泄露顾客的账号信息。所以,在有人想要获得账号时,他们会留下记录。

可作为登录密码而存在的指纹却是不同。这属于顾客自己应该保护好的**。虽然这些作为登录密码的信息存储在他们的数据库中,但运营公司本身并没有任何查看这些登录密码的权利。

他们能做的就是保证存储这些密匙的数据库有着足够的安性。

那个时候,听完加莉娜的介绍,简仁表示虽然明白了这里面的逻辑关系,但她还是觉得这样的区别对待完没有意义。

之后,加莉娜便谈了一口气,半开玩笑的说到。“其实还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现在面部识别的技术已经做得非常好。使用面容登录也就变得毫无阻碍。

我们甚至都不需要正儿八经的对准屏幕,只需要看上一眼,就能轻松解锁。

在这样的前提下,为了保证通讯**的安。其实每一次我们关闭通讯器屏幕,其上的账号就会自动脱离登录状态。

等我们再次拿起通讯器,看向屏幕时,这些已经脱离登录的账号,在识别了我们的面容之后,瞬间重新登录。”

“也就是说,我们虽然并没有解除登录,又重新输入登录密码这样一个过程。但每一次我们关闭屏幕再将其打开,系统已经自动完成了下线再登录,这样一个流程。”

“说的不错。所以,你可以想想,每天我们要关闭多少次屏幕,就会重新登录多少次账号。”

当时,听到加莉娜如此说,简仁立刻便明白过来。如果运营商记录下每一次登录的痕迹,那他们的数据库可能需要再扩张不知多少倍。

现在想来,简仁很庆幸自己之前选择了督卫这样职业。若不是如此,她也不会知道这类奇奇怪怪的冷门知识。

而要不是知道这些古怪的东西,或许她也不会在这场争斗中取得目前的胜利。

想到这里,简仁原本已经有些缓和的神情,再一次严肃起来。动作麻利的操作起另一只半新不旧的通讯器来。

之前,白小满在追击她时曾经给她传过一次信息。或许是为了让她感到压力,当时白小满并没有做任何隐瞒,而是直接署上了她自己的名字。

那条信息虽然是发到劳拉的号码之上。而劳拉的通讯器,也在简仁收到那条匿名信息后,被她转化成了空白基粒。

但白小满亮明身份的那条信息所使用的数字账号,简仁在看到信息后便立刻记录在了自己的通讯器上。

此时,白小满曾经使用过的通讯账号,就在这只通讯器的记事本中。

简仁没有直接将那个号码存储在通讯录里。她害怕在各种关联软件上,系统会根据通讯录自动为她匹配相关的用户。

这要是把她推荐给了白小满,或是把白小满推荐给了她,那还了得?

从这一点不难看出,简仁在面对白小满时,是何等的谨小慎微。即便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小心谨慎的对待,是否真的就能换回好的结果。

但不这样,又能如何?

在记事本中找到了那串数字,简仁将其输入到那只新的通讯器中。

很快,账号录入的空格后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小勾。这便表示该账号输入无误,登录后便可以使用。

就在绿色小勾出现时,账号输入栏的下方也出现了两个新的选项。

密码登录,识别登录。

简仁自然是不知道白小满所设密码的,她唯一能够依仗的便是两人完一致的容貌。所以,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简仁接着点击了“识别登录”这个选项。

很快,屏幕正中弹出一行小字来。

“新设备登录,需使用密码登录后,才能开启识别功能。”

简仁叹了口气。返回上一页后,她将账号栏中的数字一一删除,这才退出了登录页面。

果然,白小满和自己一样,都开启了双重验证功能。看来,想通过面部识别登录她的通讯账号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坐在大石上,三月深夜的风此时格外的凉。

简仁看着手中崭新的通讯器,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原本以为白小满消失后,生活就能重回正轨。

可现在,似乎这事情永远都不会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