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七忍不住又是一笑:“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复杂,据我所知,匠人组织的科研经费都是靠着贩卖技术获取的,比如说不久之前我开发出了一项新的金属提炼技术,这项技术被组织里的商人卖了一亿三千万美元,作为这项技术发明人的我,可以从这笔交易中获得百分之三十的收益。”

牛小强听到商人这个词汇不由一愣,然后问道:“商人是匠人组织中的一个职位吗?”

匠人七似笑非笑的看着牛小强:“这算是一个问题吗?”

牛小强故作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道:“这只能算半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够把匠人组织的具体架构告诉给我,这才算是一个完整的问题。”

匠人七笑着点点头:“匠人组织不仅仅有匠人,还有商人和侍卫,商人主要负责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侍卫就更好理解的,就跟世俗世界的保镖一样,在这三个工种之中,匠人的地位是最高的,商人和侍卫相当于是给匠人服务的服务人员,他们并不具有实际的权力,只能依附于某个匠人或者某个匠人团体生存。”

匠人七说到这里露出了很爽朗的表情:“我还是给你详细的解释一下匠人组织的大致情况吧,在匠人组织内部,匠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怎么融洽,他们之间属于竞争关系,有些时候很多匠人都会把研发方向确定在同一个领域,比如我刚才提到的那项新的金属提炼技术,当时就有好几个匠人进行研发,最后是我第一个研发成功,在匠人组织之中,第一个获得成功的人将拥有这项技术的分红权和根据这项技术的评估得出的积分,其他所有的匠人都只能干瞪眼,第一个研发成功的人不仅能得到分红,还可以拿到相应的积分。”

他说到这里话锋一转:“我还可以免费赠送给你一点情报,这个跟匠人的排名有关,匠人的排名并非一层不变,而是会每隔一年进行统计和评估,具体来说就是把匠人一年中研发的所有技术进行打分,然后把分数加起来,这些分数就是匠人提升自己匠人地位的唯一依仗,得分越高的匠人在匠人中的排名就越高,如果你的得分被别人超越,你的地位就会随之下降。”

“好比我,三年之前还只是匠人十一,经过三年的努力,我的总得分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总分上升到了所有匠人群体中的第七位,正因为如此,我才获得了‘匠人七’这个称号,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牛小强微微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多谢你免费赠送给我这么多的情报,接下来我想问的是,排在你前面的匠人的得分分别比你高多少?”

这个问题其实包含了好几个小问题,不过对于匠人七来说,也属于比较简单的问题了,因此他并未拒绝回答,而是很干脆的说出了实话:“我的总得分为一百三十七分,排在我前面的匠人六的总得分为一百四十五分,匠人五的总得分为一百七十三,匠人四的总得分为一百八十八,匠人三的总得分为两百四十六,匠人二的总得分为五百三十五,匠人一的总得分为五百五十五。”

牛小强听到后来不又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匠人二和匠人一的总得分为什么会比后面的匠人高出那么多?”

匠人七没有去计较这算不算是一个问题,而是坦然回答道:“这是因为那两个家伙太厉害了,你不是被人誉为天才中的天才吗?但就我个人来看,你不见得比匠人一和匠人二强,他们的强大没有见过的人是根本不敢相信的,那简直就是怪物一样的存在,即便我这个人很自负,但我也认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追赶上他们,更别提去跟他们一较高下了。”

灵动靓丽清纯可人美眉写真

匠人七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顺便补充一句,匠人一被称为‘匠头’,匠人二被称为‘副匠头’,在组织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们可以对组织中的一切大小事务进行规划和安排,其他所有人都必须要服从他们的命令,谁要是不听话,谁就会受到惩罚。”

说到惩罚这个英文单词的时候,匠人七的脸上明显流露出了畏惧的神色,只见他哆嗦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按照组织历来形成的规矩,组织中的惩罚手段一共有三种,第一种是最轻微的警告,只会口头警告违反规定的人,并不会进行实际的处罚,第二种是死刑,受刑的人将会被活生生的制作成石膏雕像,具体方法是先把人体的内脏挖出来,这个过程是不会采取任何人道措施的,是在受刑人员完清新的状态下进行的。”

“然后会用熟石膏进行“浸润”操作,最后再由行刑人员进行雕刻,雕刻完成后,这尊雕像将被陈列在组织的食堂里面,每次当你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你一眼就能看到这些造型各异的雕像。”

匠人七说到这里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然后接着说道:“光听我说就知道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我曾亲眼目睹过行刑的整个过程,受刑人凄厉的惨叫声和血腥恐怖的画面差点没让我尿裤子,我被吓得三天都没睡好觉,饭也吃不下去,直到现在,我对此依然是印象深刻。”

牛小强追问道:“最后一种惩罚方式不知是什么?”

匠人七收起思绪,回答道:“第三种惩罚方式比较特别,这种处罚方式并不会直接把人给杀掉,也没有血腥恐怖的画面,但我觉得这种惩罚方式才是最残酷的。”

牛小强一脸好奇道:“此话怎讲?”

匠人七回答道:“第三种惩罚方式是通过手术直接切断人体的脊椎骨,人为地把受罚者变成瘫痪在床的病人,然后组织每天都会按照维持生存的最低标准延续你的生命,最终让你渐渐老去,直至老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