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路上,开了快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楚尘刚刚下高路,便是看到了刘顺峰的身影。

从不远处的车上下来,刘顺峰远远看见楚尘,露出一副谄媚的表情,在江州,估计还没有人见到过刘顺峰这幅表情,好歹他也是算江州物流行业的大佬人物了。

至于刘顺峰为什么会这个态度,还是因为楚尘太过强势了。

对于滨海和江州的人来说,许多人或许并不知晓,张家为什么会在短短时间内崛起,但是因为和张家的关系,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刘顺峰还是知道重点在哪里。

楚大师,才是这一切的根源,张家的崛起和他脱离不了干系。

和第一次见到楚尘嚣张跋扈的态度不同,刘顺峰这一次,如同见到了小学生见到老师,对楚尘唯命是从,生怕一个不高兴,就惹到了楚尘。

虽然不知道楚尘究竟有多厉害,但是能够把张家扶持上位,而且,那日的空手抓子弹,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是让他永生难忘!

“楚大师,这样的,我为你安排了一个接风酒席,不知你……”刘顺峰试探着问道。

楚尘微微点头。

刘顺峰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位楚大师,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啊!

领着楚尘前往订好的酒店,刘顺峰一路上心中喜悦不已,上一次得罪了楚尘,赔了钱之后本来想好好的道个歉,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总算等到了。

来到宴厅,差不多十几桌,都是跟着刘顺峰一起在江州打拼的兄弟,而刘顺峰到来前,每个人都恭恭敬敬的端坐,没有一人敢动筷子。

白嫩美女小露香肩美腿长发飘飘海边漫步写真图片

虽然是粗人,但混了这么多年,规矩都还是懂得!

“这位便是楚大师,从今日起,见到他就如同见到我,都给我长点眼睛!到时候,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让我翻脸不认兄弟!”

刘顺峰,刚刚入席,便是向着手下弟兄,介绍楚尘。

他这是打个预备针,免得某些小概率事情生,到时候弄得上下麻烦,也顺带向着才来的楚尘表个情。

楚尘面不改色。

而又是说了一些东拉西扯的话之后,刘顺峰才是缓缓坐了下来,其他兄弟见到他坐下,才敢动桌子上的菜。

菜过三巡,酒过五味。

“楚大师,这些饭菜,不合胃口吗?”刘顺峰注意到了楚尘,基本上不怎么动筷子,只是偶尔喝上一口茶水。

不该啊!

滨海和江州人的口味,差距应该不是很大,食材方面都是最新鲜的,而且这一家酒店的厨师,可是他刘顺峰专用的,特一级大厨,只有宴请大佬的时候才会使用!

“楚大师,来,走一个!”

刘顺峰主动斟满了两杯酒,推了一杯到楚尘面前,接着豪迈的高举酒杯。

“我不喜欢喝这种酒!”

楚尘摇了摇头,他说的是实话,过去在那个世界里,他见过的仙露琼浆多得去了,每一种酒,都是万里挑一的珍品,甚至有着辅助修行的作用。

乃至于,有些酒都是用不死药,浸泡而成,只要饮上一口,便能够长生不老,获得活出第二世的机会!

如此一对比,现在宴席上的什么将五粮液和剑南春,太过普通了。

刘顺峰有些尴尬,毕竟楚尘的态度太过冷淡了,不过他也不勉强,楚尘是高人,行事特立独行一点,也很正常。

然而,就在刘顺峰,准备悻悻的放下酒杯的时候,旁边有人不乐意起来了。

“我们顺峰哥敬酒,居然敢不吃!”旁边,有人红着脸走了过来,明显喝高了。

“住嘴!”

刘顺峰第一时间叫住了对方。

他的这些兄弟,都是一些混人,当年跟着他一起在江州,打破头流过血,才混到了今天的地位,如果换成其他人,敢对楚尘说这种话,恐怕直接被刘顺峰打出去了。

今天可是他给楚大师道歉的酒宴啊,可容不得其他人来捣乱!

“哥,你刚才说见到这个小子如同见到你,我们一起这么多年,我可只认你这一个大哥,你现在说这话,不是让我们这些当兄弟的寒心吗?”

接着酒精的作用,男子将憋在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

从宴席开始,他们这些当兄弟的,就对刘顺峰介绍的这位楚大师,很是看不上眼。

毕竟这么多年了,刘顺峰可从来没有这么尊敬过哪个人,在江州,谁不知道刘顺峰天不怕地不怕啊!

“别说了!”

刘顺峰低声道,他看了看周围其他人的反应,看来刚才随口一句话,竟然是引起了兄弟的不满。

“这个、什么楚……楚大师,你知不知道,能跟在我们老大身边混的,可都是有能耐的男人,你倒是说说,你会什么?”醉汉依旧在嚷嚷叫道。

楚尘端着茶杯,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

刘顺峰暗道一声不好,心想,这位楚大师的能耐,可不能拿出来随便让人看的,上一次刘顺峰见识过,直接让他高价请来的几十个随身保镖部给废了!

“楚大师,这是我兄弟,他胡说八道呢,你别往心里去。”

刘顺峰接二连三的解释道,态度之恭敬,就差给楚尘跪下了。

他就怕楚尘突然拿他们这些人练练手,那就彻底完蛋了,估计在场没有人能够站着,得通通趴下!

“你醉了,先座回去,你们猪啊,愣着干什么,快点吧他给我拉去旁边房间休息!”刘顺峰吩咐道,接着便是从一边的座位上起身了几个人,准备把醉酒的兄弟,先拉走,免得继续在这里胡搅蛮缠。

“我没醉!”男子嚷嚷不断。

就在旁边拉着他的几人,快把他扶走的时候,另一边的楚尘突然开口了。

“能耐?”

楚尘微微一笑。

“是啊,既然我们老大都这么说,我也不是为难你,只是想看看你到底会什么,能够让咱哥看上眼!”醉汉耿直道。

刘顺峰心中叫苦不迭。

简直想要一头撞在死算了,这可是要他的老命啊,

哪里是他看上楚大师,是别人看不看得上自己才对啊!

这下子事情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