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挽沅回头,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学生,正有些羞涩的看着她,

“有事吗?”夏挽沅问道,

“你好,我叫尼克,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你想去看罗曼大师的音乐会吗?”

“?”夏挽沅有些疑惑,

在夏挽沅清冷的目光下,年轻学生不由得红了脸,

“我是志愿者,我可以从员工通道把你带进去,”

“哟,华人之光进个音乐会都没有邀请函,还需要靠着志愿者才能进去吗?”

夏挽沅都还没来得及回答,理查德的声音就从旁边传了过来,

夏挽沅回头,触及到那双冰凉的眸子,理查德怂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大街上的,她总不能动手打人吧,于是又壮起了胆子。

“第一次见上赶着找打的,”夏挽沅红唇轻启,一米九个头的理查德顿时跳到离夏挽沅两米远的地方。

本来还想着上前护着夏挽沅的学生,一下子又退了回去。

“大庭广众的,你敢打我我直接报警!”

吊带美女小露香肩美肌修长美腿居家写真图片

话是这么说,但是夏挽沅下手太狠,理查德的眼睛里还是有点怵。

“连个邀请函都没有,你就站在这儿听吧,毕竟你这种人,是永远不可能接触到罗曼大师这种上流音乐家的。”

理查德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邀请函,这是他通过加罗王子的关系弄来的,得意的看了夏挽沅一眼,然后大摇大摆的进了学院,

只不过他走路的姿势特别怪异,仿佛忍着巨大的疼痛一样。

夏挽沅撇了撇嘴,要是有邀请函的话,她还是想再去听听那个老头弹的琴的,毕竟弹的确实不错,不过没有邀请函,她也不强求。

转过一个街角,花坛上坐着一个正在哭的小男孩儿,听到脚步声,小男孩儿抬起头,一双湛蓝的眼睛像是装入了整个天空。

——

罗曼大师在众人簇拥间下了车,冲着大家招了招手,余光一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缪斯?!”罗曼大师惊呼一声,刚好有个记者的话筒递上前来,挡住了他的视线,等他回答完毕记者的问题再去看刚刚那个方向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见。

校方催得紧,罗曼大师便在人潮的簇拥下走进了校园。

同时在心里疑惑,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剧院门口,坐在花坛上和外国小男孩说了会儿话的夏挽沅站了起来,

“以后不要哭了哦。”夏挽沅将包里剩下的奶糖递到了眼前十二岁左右长得异常精致的男孩手里。

“漂亮姐姐,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吃奶糖了。”男孩嘴上说着不能吃,但是手却把夏挽沅给的奶糖攥得特别紧。

此时来寻小男孩的下人也已经到了,他们似乎想出口叫一句什么,但是被小男孩给制止了。

“拜拜,”夏挽沅看到不远处君时陵的车子已经缓缓驶了过来,便跟小男孩挥了挥手。

“等一下,”小男孩突然叫住了夏挽沅,“漂亮姐姐,我要是顺利完成了这学期的任务,你能不能嫁给我当老婆?”

“”夏挽沅失笑,“你还是个小孩子呢。”

“哼,我才不小呢,我今年已经十二岁啦!”小男孩极为不服气的模样,一双蓝澈的眼睛里,满是无邪。

夏挽沅不再多说,冲他笑了笑,然后上了车。

车内,君时陵看了一眼外面的小男孩身上佩戴的徽章,眼眸微闪。

夏挽沅看到君时陵深思的眼神,以为他听到了小男孩的话又在吃醋。

主动的上前抱住君时陵的腰,小小的撒了个娇,“你怎么现在才来。”

君时陵顺手搂住夏挽沅,“每次都来萌混过关这一招。”

“管用吗?”夏挽沅眼中闪过笑意,

“管用,百试百灵。”君时陵无奈的收紧手臂。

——

时间过的很快,复赛名单公示的第二天,赛事官方就开始张罗着准备决赛了。

这是一场音乐界的盛会,为了彰显大赛的隆重,最后的场地选在奥列国最大的也是历史特别悠久的圣光大教堂,

连奥列国的皇室都派代表人来对这次赛事表示慰问。

“夏小姐,祝你夺冠。”

皇室代表人加罗王子一到教堂,第一件事居然是走向了那个来自华国的漂亮的女选手,

这一下子就在教堂里掀起了一场波浪。

------题外话------

这两天有点事。所以经常中午发。从明天起恢复正常的早上更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