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周

子桑木兮乖乖的躺好。

唐南知一边做检查一边解释“陆离以前修炼的时候,出现了走火入魔的情况。虽然当时被压了下来,不过留下了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

“简单来说,他一动怒,就会真气不稳,心神不定。一半的可能会陷入疯癫状态,实力大增,另一半的可能,是连本身三分之一的实力都使不出来。”

“……”子桑木兮想了想,“意思是说,这怒气招式的效果,是随机的?要么秒,要么被秒?”

唐南知点头。

“那……治不好吗?”

“治不好的,不过陆离一直很淡定,这毛病,不发怒就没事……”唐南知说,“法阵里,大概是找不到出路,加上目标又是你,所以才着急了吧……”

子桑木兮撅着嘴,觉得那一巴掌打的不够重“知知,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干嘛?”

“再去打几巴掌!”

唐南知无奈的摇摇头“陆老板让你别胡来的。”

唐筠乔清新如夏花纯美迷人

“我没有啊,谁看见我胡来了?”

当时在场的,孙铭廷他们不用说,肯定不会和陆离告状,国君和将军……两路人,不至于这么没眼力劲瞎掺和,上官他们……他们好意思告,陆离也不见得会听!

所以子桑木兮才有恃无恐,那巴掌打的特别响!

唐南知检查了一圈,发现子桑木兮的身体没什么“你不是同时御动了好些高级符咒吗?怎么一点毛病都没有?”

就连体力不支,也是轻度的。

子桑木兮摆摆手“肯定是小姐姐的问题……知知,陆离什么时候能醒?我有事要和他商量。”

“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有事,你找成言?”

“本来他就智商欠费了,现在,因为欠费人家直接冻结了账号。”子桑木兮翻个白眼,“找他商量,我还不如让国君妹子给我弄只猴子来呢!”

入夜后,子桑木兮偷偷的下了床,抹黑进了陆离的房间,没想到,这房间里的人挺多的……

一群人淡定的看着妹子翻窗进屋……

“……”自以为没人发现的子桑木兮,在转身见到一群人后,尴尬的抬手遮住了眼,跟着必须要抱怨一下,“你们想吓死我啊,在屋里不出声?!”

成言说“我们怕出声吓到你,然后你一个没站稳从窗户上掉下去了。没事最好,万一摔伤个手啊头啊的,你还不讹的我们倾家荡产?”

子桑木兮摊摊手“我是这种人吗?”

“你家师叔是这种人。”成言说,“现在修真界里,没人不知道天涯海阁是多么的,会讹钱了……”

“……”子桑木兮冲着成言做了一个不文明的手势,扫视一圈,发现人还挺齐的,都在,“你们在这里干嘛?打算趁着我陆老板神志不清,逼他签什么财产转移的文件吗?!”

“好主意!”

“财产转移有什么用?”

“要转,也是把师傅转移过来呀!”

三活宝一人一句,说完回头去看床上的陆离。

他醒着,对几人吐槽自家师傅的怪癖,无奈的笑笑,已经习惯了……

“陆老板~~~~”子桑木兮扑去床边,“好点了吗?想不想吃什么?我让国君妹子去弄!”

“你还真不客气?”成言说,“人家好歹是国君。”

子桑木兮回头看看成言,不语,又回过头看向陆离,问“俗话说以形补形,虽然这货智商不行,不过身体还是很好的,陆老板,要不我去把二货炖了吧,给你补补?”

没想到穆冉冉先开口喊不行了。

成言微笑的看向小姑娘,心道还是冉冉乖巧。

接着,穆冉冉说“万一陆老板吃了,智商变低了怎么办?”

“……”成言捂着胸口后退。

三活宝过来安慰——

“成师兄,节哀……”

“感觉你在那边的队伍里混的不怎么样啊。”

“要不要来我们这边?我们也是有妹子的哟~~~”

闻言,殷钗瞪了一眼何友仲。

何友仲“……”

子桑木兮找了个地方坐下,然后突然气场开,挑眉问道“说吧,部聚集在这里,是准备背着我讨论什么?”

成言哼了一声“本来是打算去找你的,不过南知说你睡了。”

子桑木兮“……”

“不过你这……”成言邪邪的一笑,“明显是装睡哄走南知,然后自己偷溜出来。大姐,有问题的是你吧?”

装睡是没错,可要早知道,她还装什么装……

子桑木兮指了指成言,对三活宝说道“来呀,把这个叛徒给我拖出去,阉了!”

殷钗拦住三活宝,不让他们接话。自己呢,则过去对子桑木兮说“你不见了,成师兄心神大乱。要不是他坚持说你们在御花园里,我们早就走了。你看在他及时出现的份上,就别计较他眼瞎了。”

“嘿……姑娘,你这是在帮我说话吗?”

三活宝齐刷刷的瞪向成言,让他闭嘴。

成言“……”

这事吧,子桑木兮是不太高兴成言有些见色忘义了。

不过当时在御花园,这二货及时出现救下自己的瞬间,她就不气了。后面不还夸他来的吗?

“哼!”子桑木兮不再计较。

“好了,说正事吧。”孙铭廷站出来,将一群歪楼的家伙强行拉回正题上,“按照子桑姑娘的指示,我们在宫里打听到不少消息。”

来古蜀国的目的是救人,这才是主题,这才是主题……

孙铭廷说“宫里那个邪徒,听说是当年二皇子带来的。二皇子谋逆事发后,镇国将军曾彻底清除过其党羽,可能是宫里的一个小太监不引人注目,就成了漏网之鱼。”

姜绪举手发话“我这里也有一个消息……那小太监是邪徒的事情,最初是镇国将军发现的,听说交了手,还是让他给跑掉了。后来顾骏到了古蜀,在城外击杀了妖兽,传到国君耳里,这才派人请他进宫,帮忙对付邪徒的。”

“击杀了什么妖兽?”子桑木兮问道。

“那是顾骏的师门任务,古蜀国外最近出现了三只结队的妖兽,宫里发了求救,请修士来帮忙斩杀的。”姜绪见子桑木兮皱眉思考,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喜欢天涯海阁小师妹 请关注幻 想+小 说;网 W W w 。7w X 。or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