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仅是李清欢的念头,也是她爹娘的念头。

因而这么多年来,爹爹和娘亲从未对她要求过什么,只希望她能够平安健康的长大。当然,除了担心她的身子,不让她轻易出门以外。

这也是为何,李清欢已经到了及笄的年纪,但在这城中,却没有多少人见过首富李府家这位独一无二的千金的缘故。

慕容芊芊早产生下李清欢之后,身子多少也受了一些影响,虽慢慢调理过来,但李文渊到底心疼她,不愿她再受苦,因而夫妻二人这么多年来,膝下也不过一个李清欢罢了,再也没有其他的子嗣。

曾经这件事情还一度被外人拿出来讨论,甚至指指点点,觉着是慕容夫人过于强势和咄咄逼人,因而李文渊不愿意再与她生孩子。

但这些所谓的谣言,在夫妻二人携手一同走过这么多年都从未分开,白首不相离,早已不攻自破了。

李文渊和慕容芊芊的感情,反而变成人人艳羡,他们在众人眼中,如今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够将他们分开。

这样的感情,本就令人羡慕了,根本不会有人为此而感觉嫉妒。因为几十年的感情,根本就轮不到任何人质疑。

不过对于李文渊和慕容芊芊来说,能够有李清欢这样的女儿,他们已经很满足了,也不需要再生别的子嗣。他们只盼着,李清欢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长大,便也足够了,他们别无所求。

虽然李文渊是首富,身负盛名,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着,但其实对于他和妻子来说,他们的心愿却十分的简单,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平安快乐的成长,这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重要得多。

因此,能够教导出李清欢这样的性子,也就不奇怪了。

此刻,烟火已经散去,路上的行人慢慢的也散了,都往自个儿家走去。

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

李府内,李文渊依然在大厅内,他时不时的瞧一瞧外头,但却没有丝毫动静,更别提半个人影了。

他虽然表面上不显,但唯一的宝贝女儿就这样失踪了,如今还下落不明,他这个当父亲的,如何能够不忧心?尽管知道,女儿大约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万一呢?更何况,她身子自幼便不太好,若是犯了病,这可如何是好?

眼下没有任何的消息,李文渊一颗心起起伏伏,只能自个儿胡思乱想,但这人一旦胡思乱想起来,可真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够想到。李文渊越想,越觉得忧心。

他双手背在身后,在宽敞的大厅内来回的踱步,丝毫不掩饰他身上的焦急。

那管家也一直等候在门前,他心中自然也很忧心大小姐的安危,如今谢公子那边还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说明还并未找到大小姐。看来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他看到自家老爷走来走去,一向温和的脸上崩的紧紧地,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他紧抿着唇,管家待在李文渊身边早已许多年,他一个动作一个表情,管家都能够大致猜得出来,他家老爷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但此刻这般,也不是什么法子。

更何况,老爷本就深夜才回来,舟车劳顿,原本就有些疲惫,如今更是不得安生,管事的看在眼里,也急在心里,终究还是忍不住出声劝道:“老爷,您且歇息一会儿吧,您累了一整天了,如今谢公子这边虽然还没什么消息,但指不定他已经在路上了。仔细等一等,老奴相信,谢公子很快就会有消息了。您先去歇息片刻,有老奴在这里守着。”

李文渊看着自己忠厚的仆人,自从他开始行走大江南北开始,管家就已经跟随在自己的身边,他比谁都要相信身边的这个仆人。他的墨发中点缀着点点白色,那都是岁月留下来的痕迹。

听到管家这般说,李文渊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到底还是长叹了一口气。

“如今欢儿下落不明,我又如何能够歇息得了,这一颗心哪,哪里放得下。”

在信任的人面前,李文渊才彻底放下了心防,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比起方才在众人面前,现在的李文渊哪里有半分镇定,有的全是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的担忧。

管家听到李文渊这般说,眉头微微皱了皱,心下有些无可奈何,却也知道,自家老爷虽然平日里都是一副和和气气的模样,也跟大家伙儿很好说话,但若是他较起劲儿来,那是谁也劝不住的。

管家忍不住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一直都没有讲话的慕容芊芊。

慕容芊芊这会儿目光也落在自家的夫君身上,她知晓他心中的担忧,但她却不能够说什么。因为她的心中,又何尝不着急呢?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时刻,她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李文渊也都不会听的。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费这个力气呢?

除了等待,他们如今别无他法。

慕容芊芊最是了解李文渊的心思,心知他如今需要的并不是这些,管家的确也是关心李文渊,但此刻李文渊要的也不是这些。

因此,慕容芊芊冲着管家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再劝了。即便是自己出马,结局还是一样的。

管家接收到慕容芊芊的目光,自然明白夫人的动作意味着什么,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没再开口说什么。

既然连夫人都这般表态了,他这个做仆人的,还能够说什么呢,自然是陪伴在老爷和夫人的身边,继续等待了。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的,便是共同面对,而不是其他任何的东西。

慕容芊芊心里很明白,因而从头到尾,尽管看着李文渊焦虑的走来走去,她都没有开口说任何的话语。

因为在此时此刻,不管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报告老爷——”外面忽然传来急匆匆的呼声。

李文渊的脚步猛然一顿,一双眼睛顿时射。向门外。

一个家仆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手中捧着一封信件,双手递给了李文渊,嘴里还说道:“老爷,这是方才在大门前旁边的花圃里发现的,似乎是有人放在里面的。奴才发现似乎不对劲,赶紧来告诉老爷了。”

他急急忙忙的跑进来,说话还有些气喘吁吁的。

李文渊为之一振,立刻伸出手,接过了家仆递过来的信件,三两下直接展开,迅速的一目十行。

信上的字并不多,李文渊很快就看完了。

慕容芊芊瞧着李文渊的表情,从原本的焦急,变成了阴沉。

李文渊沉默了一会儿,将手中的信收了起来,沉声问道:“这封信,之前可有留意是何人放过去的?”

家仆摇了摇头,挠了挠脑袋,随即开口道:“奴才方才也是在门前巡逻的时候才发现,那花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白白的,过去一看,才发现是一封信。在这之前,也并没有注意有什么人靠近过那里。今日过节,有许多人都经过了李府门前,奴才并没有注意到有任何可疑之人……”

李文渊思索了一下,这封信件放在花圃中,经过的人,只要略微有心,都可以将这封信件随手扔在花圃,今夜出行的人很多,只要不动声色,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因此,家仆想要注意到有什么奇怪的人,的确很困难。说不定,那封信早就已经被放在了那里,只是等着他们自己人发现罢了。

李文渊知道这个消息,心中不禁有些烦躁。

他正要开口,一旁的慕容芊芊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李文渊的身边,开口询问道:“夫君,信中可是写了什么?”

李文渊看了一眼自己的发妻,将手中的信件递了过去。

一旁的管家也顾不得尊卑有别,加上老爷本来也不太在意这些,他靠了过来,眼睛也看向慕容芊芊手上展开的信件。

只见上面几个大字写着:李家有女,亭亭玉立,若想寻之,准备黄金十万两银票于青山郊外第五棵树旁。否则,后果自负。

短短的几个大字,简单明了的表示出了那写信之人的目的。

慕容芊芊看了看那几行字,顿时明白,夫君为何会面色阴沉了。

而旁边的管家,已经忍不住惊叫出声:“黄金十万两!他、他怎么不去抢呢!”

即便是首富李府,要在短短的时间内集齐黄金十万两,也还是有着一定难处的。毕竟谁身边会放这么多的银两呢?

那背后之人,也真是聪明,为了方便,取的是银票。

但管家有些不明白。

“可是那人居然要的是银票,难道他不知道,银票上的商号,在城中是随时可以查得到的吗?”只要那人拿去用了,必然能够查得到,究竟是谁拿了这银票。

李文渊沉声开口道:“在城中的确可以查得到,但若是,那人并不在这里使用,而是到别处将银两置换呢?”

管家听到这里,登时瞪大了眼睛。

“老爷,您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