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就该是九天之上的仙子,让她戴上鲛绫和面具,的确是委屈她了。

可饶是再普通的模样,也掩盖不住她与生俱来的高贵。

苏璃转头并不看苍王带来的衣裳,而是固执的动着心念。

“苍王,挽簪花出事了,我要下去看看。”

“王妃。”

苍王手上的衣裳倏地一紧,利色落在苏璃的身上时,苏璃只觉得身子被寒冰包围。

“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华服,苍王府里的王妃必定要是京城里最华贵的王妃。”

苏璃抬手……

矮几上的华服哗拉一声都跌落到了地毯上,连着茶盏一起碎落。

成衣间里的气氛陡的寒冽起来,苍王无奈的看着苏璃。

门外等着侍候的绣娘听到声响,心中微惊,急忙掀了帘子奔进来,看到这一幕时,绣娘急忙拿出帕子上前,扶住了苏璃的手腕。

“娘娘,可有伤着您的手?”

猫一样的女子

看着苏璃微红的手,绣娘脸色发白,苍王垂眸,看着这一幕,叹了一口气。

“何必发那么大的脾气,你要什么,为夫都给你买。”

绣娘听着,便知道娘娘这是撒娇发脾气了,只要王爷不怪,那便没有什么事情。

接着又进来两名绣娘,迅速的把地毯收拾干净,衣裳整理好。

苏璃拍了拍绣娘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担心,绣娘这才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否则王爷怪罪下来,她也担不起这个罪。

苏璃娇柔的身形笔直,定定的瞪着苍王,苍王与她面对面站着,神情渐渐的冷戾了起来。

苏璃看着他眼里的冷意,垂眸时,心念浮动。

“将这里所有正红色的衣裳都买回去吧。”

“你喜欢红色?”苍王原本阴沉的嗓音莫名的温和了起来“恩,正妃着红色,也合适。”

随即看向站在苏璃身旁,战战兢兢的绣娘。

“听到王妃的话了,所有红色的华服,不论价钱,都送到苍王府去。”

“是,苍王爷,不过……王爷,库房里有一套正红色的华服,是奴婢们费时一年半绣出来的,奴婢记得钟管家说过,那套华服尊贵无比,需要白银五十万两。”

“一起送去。”

苍王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绣娘施礼,随后转身去安排。

苍王看着苏璃的眼神看着窗外,笔直的背脊僵直,只得走了过去,垂眸问她。

“要下去看看?”

苏璃点头,苍王伸手隔着袖子,握住了苏璃的手腕,苏璃挣扎,苍王的手倏的一紧,眼神凌厉起来,苏璃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只得由着他一起朝着楼下走去。

一踏进后院,苏璃眼眸微眯,四望间,便顺着血腥味的方向奔了过去。

隐蔽处,一棵大树下,果然有一滩血迹,苏璃蹲下身子查看血迹,指腹轻点时,发现血迹还是新鲜的,苍王亦走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一幕时,微微蹙眉。

竟然有这种事情发生,恍然间,苍王倒是想起来了,这挽簪花是苏璃的。

怪不得她这般关心,这么想着,苍王冰冷的眼神渐渐的温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