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你有点事。”

“啊,那你先坐,我给你倒水去。”

白浩转身拿出一次性水杯,给华琳倒了一杯水。

警局的同事看见,都识趣的躲出去,办公室里只剩他俩。

华琳从包里拿出那两千多块钱,部放在桌子上,“你把钱拿回去。”

“什么钱?”白浩故意装不知道。

华琳心里又心疼又生气,心疼的是这个傻子一个月才四千多,偷摸给自己包里放两千多,还不说,这是学雷锋吗?

生气的是,都分手了,他这样关心她,算什么呢?只会让她心里更舍不得他,更难受吧?

华琳板着脸,看着白浩。

“你还要瞒着我到什么时候?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的钱是我自己取的,都是连号的,虽然金额对的上,可不是我的钱啊,刚才门口看见你同事,他也跟我说了,我的钱已经被那个抢劫的小孩花光了,这些是你自己的钱放在我包里的吧?”

白浩沉默不语,低着头不说话。

“白警官,你对所有女星受害者都这么好吗?你这个警察做的真到位。”华琳说着气话。

梦幻唯美妹妹变身小麋鹿写真图集

“我只是……觉得让帮你原封不动的找回而已。”

“那我也不是差2000块钱的人,你把我当什么人?只看重钱吗?”

“我没那个意思,就是不想你失望。”白浩解释,其实他也说不清,可能心里对华琳还是有感情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去做了这些,当然也不求她知道能感动,能回报,都没想那么多。

“算了吧,口口声声说不想我失望,可你却分手,难道不是更失望吗?”华琳苦笑。

白浩无言以对。

“钱你拿着,你的就是你的。”华琳指了指桌子上的现金。

然后起身要走。

“小琳。”他还想说什么。

华琳顿住脚步,甚至一瞬间有了奢望,甚至希望他能因为不舍的,而说一些挽留自己的话。

哪怕他只问她一句,还能不能重新在一起?她都会立刻回头抱住他。

毕竟心里都有对方啊……

可是……

“小琳,你以后不要那么晚出门了,最近不是很太平。”

“好,谢谢白警官。”华琳带着失望离开。

白浩站了好久,看着华琳一口没动的水杯,心情又是复杂的很。

喜欢华琳是真的,可抵触华家也是真的,华家真的不是他一个警察能高攀上的。

他若是真的娶了华琳,自己忍受豪门的气就算了,恐怕将来父母在亲家面前也都是没地位的,他不想日子过成那样。

谢东阳从西北回来后,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忙啊忙。

没有人知道他具体忙什么,只知道很有干劲。

鑫胜药业总部,谢东阳打完最后一个电话,松了一口气。

然后将药厂的几个领导喊来,“我说个事,你们呢,根据自身情况做自由选择。”

“谢总,您说。”那胖子高管一脸肥肉,笑面虎一个。

“咱们的场子不倒闭了,银行的贷款我已经提前垫付了。”

“啊?35亿啊,谢总,您别闹。”几个高管都吓傻了。

“我是那种随便开玩笑的人吗?钱我自己掏了,我差不多把自己另一个公司的部家产都放在这里了,下一步我要做的就是让这个药厂起死回生,不过前途未知,你们几个想留下的,工资待遇跟以前一样,不想留下的,我会给你们一些赔偿,你们可以随时走人。”

谢东阳翘着二郎腿,拿着手机的手拄着精致的下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