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周

“呀,赵大哥,你可算回来了!”李明月闻讯出来,登时忘记了矜持,欢快的蹦起来。

她都已经快一个月没见赵昊了。

‘注意形象……’跟在她身后的张筱菁,看着小县主一蹦三尺高的样子,无奈的暗叹一声,想要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赵昊倒是欢喜得很,跟李明月亲热……的打过招呼,又客气的对张筱菁问好。

“赵公子清减了不少,还有黑眼圈了呢。”张筱菁观察的十分仔细。

“哦,是吗?”赵昊打个哈哈笑道:“那我可得注意了。”

李明月像无尾熊似的,攀着赵昊的胳膊,在一旁笑颜如花道:“没事的,大哥还是那么好看。”

“那我就放心了。”赵昊哈哈一笑,问道:“干娘呢,我先跟她老人家请安。”

“呃……”本来在说笑的二女,闻言一下子消停了。李明月凑在赵昊耳边,小声道:“我娘闹脾气,正在打板子,我俩这才躲出去。”

“为什么?”赵昊小声问道。

“那人是宫里来的,”李明月看看前头的垂花门,轻声道:“奉旨命我娘回京,我娘只应着不走。催了几次,就被打了呗……”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赵昊手背拍手心,一脸着紧道:“激怒了陛下,你们往后还怎么来玩?”

茂盛花海温柔可爱清纯美女阳光下写真

“我也不想回去。”李明月娇躯扭成麻花,嘟囔道:“还没饱览江南春色呢。”

“我送你回京城,再住几个月可好?”赵昊笑眯眯道。

“真的?!”李明月登时两眼放光。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赵昊笑道。

“走走,回北京,立刻马上就现在!”李明月马上归心似箭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呃,你说了算吗?”赵昊看她一眼。

“不算……”李明月登时颓然,旋即又笑道:“不过我娘拿我和我哥做幌子,只要我俩说回去,她就没理由赖在昆山了。”

稍稍落后两人一步的张筱菁,听得一脑门子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知道了这种皇室秘辛,将来会不会被灭口啊?

~~

进去垂花门,赵昊便见几个护卫打扮的锦衣卫,正压着个身材单薄的男子,用枣木棍子打屁股。

却没看见长公主,只有监刑的柳尚宫在院子里。

只听她小声吩咐几个锦衣卫道:“意思意思行了,别真把常公公打坏了。”

锦衣卫点点头,不自然的笑道:“尚宫放心,手下有数。”

若放在平时,不就是个宫里的太监吗,打了就打了,打死又能怎样?可谁让她们理亏在先呢?长公主跑到昆山县衙后头,一住就是好几个月。这要是传旨太监怀恨在心,回去到处宣扬,她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不过那常公公明显知道,人在屋檐下的道理,一边配合着惨叫,一边表态道:“尚宫和诸位兄弟放心,咱小常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咱家啥也没看见、啥也不知道,只要殿下肯回去……”

柳尚宫闻言叹气道:“你当我们不想啊?”

这时她听到脚步声,赶紧打住,改口道:“给我狠狠的打!”

‘啪!啪!啪!’锦衣卫也加紧抽几下。

“哎呦,疼死了……”这倒不是装出来的。

待看清来人是赵昊时,她才松口气,心说救星可算来了。

要说这世上有谁能劝动殿下,那是一定姓赵的。

心里虽然这样想,面上却只矜持的福一福。

“我干娘呢?”赵昊微笑问道。

“殿下在屋里生气呢。”柳尚宫看看小县主,字斟句酌道:“公子来的正好,快去劝劝殿下吧。”

“好的。”赵昊笑着点点头,回头让李明月和张筱菁先去找马湘兰,她那儿有自己此次巡游江南,给她们带回来的各色礼物。

然后赵公子独自进去阁中。

~~

水阁中,长公主板着脸坐在窗前,正看着外头的点点红杏发呆。

“干娘。”赵昊轻轻唤一声。

“我儿回来了?”宁安这才回过头,脸上有了些笑模样。

“儿子给干娘磕头了。”赵公子也不含糊,跪在地上结结实实的磕了头。

“快起来吧。”宁安一把拉起赵昊,上下端详道:“我儿瘦了好些,干嘛这么辛苦了。”

赵昊心说,还不是你老朱家太拉胯?本公子小小年纪就得试手补天裂?

面上却一脸灿烂的笑道:“不辛苦的。”

“对了,你不是说得三月初才到家吗?”长公主忽然疑神疑鬼道:“怎么这才二月底就回来了。莫非,我皇兄给你压力了?”

“娘你想哪儿了……”赵昊哭笑不得道:“陛下还记不记得我都成问题。”

“那就好。”长公主这才放心。

“孩儿是因为黄河桃花汛,导致大运河淤塞,漕运断绝一事,提前回来的。”却听赵昊话锋一转道:“这么大的事儿,干娘不知道吗?”

“不知道呢。”长公主有些羞赧道:“光顾着……跟我皇兄的人置气了,没顾上别的。”

说着她忽然惊喜道:“那岂不是说,为娘没法回京了?”

“吼吼吼……”长公主用手背捂住嘴,勉强打住笑道:“实在太可怜了,儿啊,咱们再设几个粥厂吧?娘先出个十万两……看皇兄还有脸叫我回去?”

赵昊心说,是不是再调赵二爷主管啊?不由暗叹一声,恋爱中的女人啊,真可怕。

“赈济的事,就不用干娘操心了。”待长公主安静下来,赵昊方轻声道:“现在的问题是,漕运断绝,京城怎么办?”

“会断很久吗?”宁安勉强驱动自己的恋爱脑,思考赵昊提出的问题。

“几年都没法恢复了。”赵昊答道。

“那麻烦可就大了。”宁安终于动容道:“京里,还有边军的粮草怎么办?”

“是啊,娘。要不了多久,京师就会闹饥荒,边军也会闹粮饷,到时候鞑子再趁机入寇,后果不堪设想啊。”赵昊一脸凝重道。

“还真是。”宁安一阵毛骨悚然,忙抓住赵昊的手道:“儿啊,你点子最多,快想想办法吧!”

“儿子想过了,为今之计,只有漕粮海运一途了。”赵昊便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孺慕道:“海运十倍便捷于漕运,花费亦省十倍,娘,我们把这件事办成可好?”

“不好。”却听他娘斩钉截铁道。

ps.第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