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周

.630shu.co,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

“谢谢。”韩玲儿看着王振,笑着说道,“如果不是的话,我真不是该怎么才好。”

“对我还客气什么?”王振伸出手拉住韩玲儿的手,轻轻感受着她手心的温度,停下脚步,面对着她说道,“我跟郑旭说我是的男朋友,这是我的心里话,之所以没跟爸妈说,是怕为难。”

韩玲儿脸色又红了起来,抽了抽手,没抽动,也就任由王振拉着了,但嘴里却还是说道:“想要做我男朋友,还得看以后的表现,还有,要是我做的女朋友,秀秀姐怎么办?”

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懵懵懂懂的韩玲儿也会注意到这些事情,王振笑了笑,凑到韩玲儿耳边小声说道:“我不管,即便是老天,也没办法阻止我得到。”

“那我呢?”韩玲儿见他口气这么大,仰着头蹙起小鼻子说道。

“?”王振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又将双手揽在她的腰上,突然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也不行。”

“啊!”韩玲儿惊呼一声,为了防止自己的身体后仰,连忙抱住王振的脖子,“王医生……”

感受着韩玲儿身体的轻盈和腰间的细腻,王振缓缓停下来,手却没有放开,小声说道:“别叫我王医生了。”

韩玲儿的双手落在王振的胸膛上,微微低着头不敢看他:“那我叫什么?”

她没想到王振这么大胆,竟然会直接向她表明心意,心里有些甜蜜,却又恨自己没有半点之前的矜持,就这么顺着他。

但是韩玲儿也不想反抗了,因为她现在心中也不可抑制的想要跟王振在一起!

清纯长发美女倒春寒雪景唯美动人写真

这倒是个问题,王振有些头疼,直呼名字吧,一向乖巧懂礼貌的韩玲儿应该不会愿意,叫老公吧,一向害羞腼腆的韩玲儿应该更不会愿意。

见他一副纠结的模样,韩玲儿忍俊不禁,踮起脚在王振耳边说道:“如果有人的时候,我就叫王医生,如果没有人,我就叫振哥哥。”

王振一喜,能让韩玲儿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她也愿意承认自己这个正式男朋友了。

他难耐心中的躁动,拉住韩玲儿细腰的手紧了三分,轻轻低下头。

韩玲儿明白了接下来会是什么,但她却不想拒绝,缓缓闭上了眼。

王振心脏跳的更加厉害,这幅场景他期待了很久,终于……

“嘀——”一声震耳的鸣笛声划破夜空,彻底的打破了四周的宁静,一个男子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大喊道:“大半夜在马路上秀恩爱,小心被雷劈!”

闭着眼的韩玲儿被鸣笛声吓了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眼往路上看去。

大好的气氛被破坏了,王振心中怒气顿生,抬手就朝飞驰而过的车辆甩去,半空中却被韩玲儿拦了下来。

韩玲儿见过王振和老者的打斗,知道他的手段很厉害,怕车上的人遭了秧,自然不让他出手,看见他脸上郁闷又愤怒的样子,她不由莞尔,将压在王振手臂上的手抬起来,轻轻在王振脸上滑过,小声的说道:“能遇见王医……振哥哥,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

说完将大拇指按压在王振的嘴唇上,轻轻踮起脚,隔着拇指吻了过去。

柔软的感觉袭上嘴唇,无论是韩玲儿的手指,还是她的嘴唇。

王振想要追逐,却发现韩玲儿已经退了回去,脸色俏红如血,将头埋在他的怀里不敢乱动。

王振莞尔,心中的欲望突然消散一空,更多的是爱怜,他抱住韩玲的肩膀,拦住她的头发,轻声说道:“高兴吗?如果能一直让这么高兴下去就好了。”

在之前,他一门心思的想要得到韩玲儿的倾慕,但是当两人相处了这么久之后,当韩玲儿一点点的接纳他之后,他心里同时生出一种责任感来。

如果封印自己体内的人找上门来,他还能保护韩玲儿吗?

或者再遇到老者那样的高手,自己还能幸存下来吗?

答案可想而知,不要说韩玲儿,包括他身边的一切,王秀秀、医院等等的一切,只要对方想,都能摧枯拉朽的部毁灭,而自己,只能眼睁睁无可奈何的看着那一幕。

这一刻,他心中解除封印的欲望更加迫切了,他要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

当然,还有另一个丹田修炼的事情,他也要加快才是。

两人一路往前走,看见一个电影院,相视一笑,挽着手走了进去。

韩玲儿是夜班,晚上十二点才上班,在这之前还需要回家一趟才能让韩父韩母放心,王振也没有太缠着她,看了电影之后送她回去之后就坐车回家了。

第二天上班,医院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谢家也不再找麻烦了,一直在隔离区待着的刘文庆等人也回来了。

王振没见到刘文庆,但想必对方也不会太乐意见到自己,毕竟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让他们拖了这么长时间没回来。

王振在办公室里坐着,给人看诊治病,一点点的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涌出,修复着他的主脉冲脉,又一点点的汇聚在之前的会商穴中。

但是王振还是注意到了黄金锁链上的一丝诡异红色,这红色并没有从封印中混入自己的灵力之中,也没有增多,只是偶尔才散发出诡异的光芒来,证明它的存在。

“医生?”一道不满的声音叫醒正在内视的王振。

王振抬起头,见一对年轻的夫妇站在自己面前。

“这里是内科吧?”看见王振的相貌,年轻男子眉间的皱纹似乎更深了,“没有老一点的医生吗?”

“诊病看的是经验,又不是年纪。”王振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晃悠了一会儿,问道,“谁看病?”

“我媳妇。”男子将挂号单放在王振桌前,又拉过板凳让女子坐下。

“她的问题不大,不过就是气血不足导致的昏迷呕吐现象,多休息一下就好了。”王振对男子下意识的行为抱有一丝欣赏,也不私藏,笑着说道,“的问题倒更大一些。”

“我能有什么问题!”男子不满的道,“我身体好着呢,医生可别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