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周

..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阳光下的白裙美女宛如花中精灵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

这当过兵吃过军粮的人,对防御工事的理解当然是与普通人不同,戴英凡一心想要把戴家庄改造成类似三亚胜利堡那样武装堡垒,以抵抗对手可能会发动的袭击,这样的策略自然很难获得盐商群体的赞同。

不管是从公众形象还是工程消耗方面来考虑,把自家居住的庄园改造成以屯兵打仗为目的的大型堡垒,对盐商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性价比极低的解决方案,更何况他们还得长期在里面生活。盐商们都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哪受得了这堡垒里的军事管制状态。

徽籍盐商需要的是解决竞争对手的方案,而不是一味地龟缩在家里被动防御。要是真在运河河畔修了这么一个堡垒出来,那岂不是在变相向对手示弱了?这可不在盐商们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而且这样的大型工程,扬州本地官府恐怕也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搞不好逮着机会就会给戴家庄冠上“私藏军械”、“暗蓄私兵”这类的罪名。到时候哪怕戴英凡身上还有个百户军职,也很难洗白他们在戴家庄采取的这些非常规措施。

所以戴英凡虽然努力想实施自己的方案,但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戴家庄的外围防线只建了两座碉楼就被叫停了。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村庄外围修建一些经过精心伪装的工事,虽然防护能力会较他原本的方案大打折扣,但总要好过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