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绯红月光之下,夜风吹过山林,草木发出‘簌簌’声响。

夜幕之下的山林宛如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让人望而生畏。

“咳咳!”

长孙怀奔行在夜幕之中,不时传出一声声压抑不住的轻咳声。

他并不想发出丝毫声音,然而已经耗尽的内力,兀自流淌鲜血的伤口牵制了他极大的精力,让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快!

快逃!

早已耗尽体力的长孙怀,好似又听到了师父,师娘临死之前的呼喊。

这是唯一支撑他坚持下去的信念了。

‘我不能死!师父一家的大仇未报,我岂能死,我不能死!’

一咬舌尖,长孙怀恢复了几分清醒,在山林之中奔逃着。

公园吹泡泡女生大眼睛小嘴巴好俊俏

“那是”

奔逃之中,长孙怀的视线之中突然看到了一丝微弱的火光,遥远处,似乎有人?

长孙怀认出,那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山神庙,似乎早就没有了人烟,如今有火光亮起,难道是有人在那里过夜?

长孙怀向前奔跑了几步,又有些犹豫。

追踪他而来的那伙人可不是善茬,自己向那山神庙跑去,只怕反而会牵连了路人。

“罢了,罢了!我长孙怀今日若能逃得一命那是我的造化,若不能,只是老天无眼,又何必牵连路人?”

他长叹一声,转身折返。

想要绕过山神庙。

呼呼~~

突然,一阵阵破风声传来。

长孙怀心中一禀,知晓那伙凶徒已经追了过来,咬牙加快速度向着山林深处奔逃而去。

此时他无法可想,只能期盼夜黑风高,山深林密能够侥幸逃过此劫了。

“长孙怀!你逃不掉了!”

夜幕微风之中,一声冷酷的声线回荡在山林之中,激其阵阵狼嚎兽叫。

显现出来人高深的内功修为。

“长孙怀!你爷爷已经来了,交出东西来,爷爷可以做主,给你一个痛快!”

一道粗犷冷冽的声音随之响起。

继而是一阵阵狂风呼啸。

长孙怀咬牙藏在草丛之中,听得两人喊叫,心中越发的悲怆。

他年幼时拜入师父门下,二十年来虽然不曾闯出什么大名头,但也过的安稳,哪里想到天降灾祸,一夜之间,师父师娘一家已经都葬身火海。

恨!

他恨不得此时便冲出来与这伙人拼个你死我活,但还是只能忍。

轰!

大锤砸地,土石飞溅。

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提起双锤架在肩上,忍不住大喝:

“他娘的,这狗东西竟如此能跑!李家妹子,该不是你看着小子长得俊俏故意将他放走的吧?”

“袁三你放的什么狗屁?当我李飞虹没有见过男人吗?”

一个身材姣好的妇人轻斥一声,声音尖细。

“好了,别吵了。”

最初响起的冷冽声线再度响起:

“那小子武功不高,短短时间逃不了多远!”

三人并肩而立,环首四顾,只见夜色之中只有不远处那破败的山神庙中亮着点点火光,不由的眉头一皱。

“那小子莫非逃到了山神庙?”

袁三提着双锤踏出几步,向着山神庙而去:“你兄妹俩在这搜吧,老子去那山神庙看上一看!”

“血迹未干,那长孙怀就在附近。”

李少虹拈起一抹血液闻了闻,扫视四周。

夜幕深深,山高林密,想要找一个人自然不容易。

“他逃不掉的。”

李飞白眸光闪烁,好似虎狼一般扫视着四周。

他背负一把长刀,此时长刀‘嗡嗡’震动,显现出其主人心中杀意。

他们此番行灭门之事,断然不能泄露出去,无论是为了那东西,还是灭口,那长孙怀都必须要死。

“糟糕”

听着渐行渐近的脚步声,长孙怀额头见汗,心脏忍不住绷紧。

手里的长剑攥的发白。

正自迈步的袁三脚下一动,挥舞的巨锤轰然之间砸向了大地。

轰!

土石飞溅之间,袁三倒提大锤,放声狂笑:“小崽子,没想到爷爷能找到你吧!”

锵~

一抹剑光划破黑夜,跳跃着斩向袁三。

“就凭你这点把式,也敢对爷爷出手?”

袁三冷笑一声,双锤陡然间为之一动,宛如两扇大门一般骤然合拢,将长孙怀含恨的一剑夹在其中。

砰!

巨力加身,长孙怀只觉两眼发黑,长剑已经脱手而出。

“东西呢?”

李飞虹提起长孙怀,冷声问道。

“青岩三凶!”

长孙怀口鼻流血,惨笑着道:“东西已经被我烧了,你们想得到,下辈子吧!”

“找死!”

袁三双眸一瞪,就要发作。

被李飞白拦了下来。

他微微摆手,看向长孙怀,冷声道:“你此时不说没什么,若是能经受住我三人的手段还不说,那我倒是要佩服你。”

“那边”

袁三看向不远处摇曳火光的山神庙。

“之前你二人大呼小叫,未必便没有被那里的人听到”

李飞白眸光闪了闪,塞住长孙怀的口,道:

“且去看看,若是过路的行商,赤脚大夫,猎户的话,便顺手都宰了”

三人当即提起长孙怀,向着山神庙而去。

夜风之中,山神庙宛如盘踞山林的一头恶兽,其内火光摇曳间,可见几道人影被火光拉的很长。

青岩三凶走的近了,见只有两个人,微微松了口气。

李飞白高声道:

“里面的朋友,我三人路过此处,夜色已深,可否容我等在此过夜?”

山神庙中,先是平静了一瞬。

继而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此间已经有人,你等还是速速离去吧?”

故弄玄虚!

听到里面的声音,李飞白三人对视了一眼,心中皆是一松,继而冷笑一声:

“朋友忒也小气,这山神庙又不是你家的,你不过先来一步,便要我等离去,未免太过霸道了!”

山神庙中不再答话。

李飞白三人心中越发冷笑,这里面的人只怕是听到之前的动静想要故弄玄虚骗走他们。

当即,袁三已经一脚踹开了摇摇欲坠的大门。

大踏步走了进去。

李飞白两人也提着长孙怀走了进去。

只见这山神庙显然已经荒废很久,不但四面漏风,连房顶都破了老大个洞,原本摆放的神像都坍塌了一半,在摇曳的火光之中有些渗人。

三人走进去,打眼一扫。

就见一堆篝火边上,两个人盘膝而坐,其中一人身材挺拔,面黑如铁,气度不凡,另一人垂垂老矣,满脸皱纹,却是个老道士。

“那人,似乎也有武功在身?”

三人对视一眼,没有急着动手

袁三‘轰’的一声放下双锤,溅起灰尘:“他娘的!这一路赶来,累死老子了。”

他那一双大锤少说也有三百斤,能御使这样的锤子,可想而知他的力气。

这是试探。

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发觉两人面色都没有变化之后,心中不由的一突。

“呜呜~~”

长孙怀心中焦急,疯狂的挤着颜色,想要示警。

在他看来,这三个凶人都是他引来的,若是连累他人,却是大大的不该。

奈何,篝火旁的两个人好似都没有看到他的颜色,兀自盘坐不动。

“敢问朋友的高姓大名?”

李飞虹随手放下长孙怀,声音柔和。

她长相很一般,但穿着颇为裸露,娇滴滴的说话,倒也有几分魅惑。

奈何,篝火旁两人都好似没有看到,没有听到一般。

“呼!”

这时,安奇生缓缓睁开眼。

他神色平淡,看也不看破门而入的两人,幽深的眸光看向深沉的夜幕之中:

“又来了。”

此时,距离他得见兵器谱已然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之中,出乎意料的,六扇门并未找上门来,任由他一一‘拜访’了整个枫州数十家叫得出名号的武林门派。

不过,六扇门并未找上门来,兵器谱哄传天下的负面作用却已经凸显出来了。

这一个多月来,不乏一些真正的高手出手挑战他。

“嗯?”

铁山面色一紧,自洞开的大门向外看去。

只见红月高悬,夜幕深深之中,隐隐有风雷之势汇聚而来。

轰!

轰!

安奇生的话音垂落的同时,无边夜色之中似乎有一道道低沉的雷霆由远而近,不断的炸响。

这是,要下雨了?

李飞白三人心中‘咯噔’一声,转而看去。

只见那绯红月光流溢的夜幕之中,陡然有一道身影自东方跨步而来。

那人着青衣,配长刀,速度极快,踏步之间好似撕裂了空气,几个眨眼的功夫,已然横跨数百丈夜幕,轰然而来。

那滚滚雷声,赫然是来人的速度挤压气流所发!

大高手!

绝对的大高手!

李飞白三人心中狂呼一声,只觉头皮发麻,冷汗如雨。

“还,还有!”

袁三声音有些发颤。

其余两人冷汗淋漓,只见那一道身影跨步而来的同时,其他几个方向,也有几道身影,以极端酷烈,强横的姿态踏步而来。

踏步之间雷声相随,所过之处气流呼啸,草木俱伏!

赫然都是他们平生仅见的大高手!

“少宇剑风震宗!”

“万里一线,董天佑!”

“万重惊涛,云唐!”

阵阵风雷之声伴随着气流呼啸之声掀起山神庙前的大片泥土灰尘:

“见过地榜第二,安先生!”